• [鄙视]8421都搞不懂还嘴硬的人知道廉耻? 2019-04-19
  • 西北政法大学英语六级考试听力异常 回应:正调查 2019-04-19
  • 【90期】裴勇:致敬太虚大师!真心不坏 潮音永亮 2019-04-18
  • “头部内容收割机”金城:文娱投资难以忽视的真相与逻辑 2019-04-08
  • New tech can be used to battle tax evasion in China 2019-04-08
  • 【永定门奥迪中心车型报价】永定门奥迪中心4S店车型价格 2019-03-30
  • 如何跳出“减负”怪圈?解放老师,给孩子更多出路 2019-03-30
  • 绿色变奏 文化和声(全国精神文明建设先进典型巡礼) 2019-03-26
  • 张碧晨变了主动型人格,《极》端唱着爱的极致张碧晨 2019-03-26
  • 济南玉符河湿地上 白鹭栖息怡然自得 2019-03-26
  • 来自大调研一线的报告 2019-03-18
  • 虎口夺食?朱芳雨抢下潜力内线 他会是易建联接班人? 2019-03-18
  • 人民日报召开习近平新闻思想理论研讨会 2019-03-11
  • 白春礼、顾行发、贺泓谈“科学治理灰霾 促进绿色发展” 2019-03-11
  • 【萍乡天气】最新萍乡今天天气,实时提供萍乡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9-03-01
  • 88好运彩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四九九章 不择手段
        这话说的,黑石忍不住好笑,亦赞同,“将茅庐山庄定为问题的根源,元色的死因也就基本上梳理了出来。就如圣尊所言,茅庐山庄本就是贼窝,元色突然一下闯进去,那些人估计吓了个够呛,谁能想到元色会突然跑去,哪还坐的???必然想尽办法解决这个问题?!?br />
        乌常抬起手中笔,盯着笔锋,徐徐道:“于是银姬这个时候联系元色就不是巧合了,银姬故意暴露自己狐族的身份,元色自然而然就要去抓罗芳菲,罗芳菲被抓,罗秋必然要出面。罗秋出面一闹,元色的所在就暴露了,不管结果如何,元色都必须离开茅庐山庄,茅庐山庄的?;簿徒獬??!?br />
        “结果元色并非撤离,而是失踪了,看来这其中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br />
        黑石:“圣尊,根源已经找到了,待督无虚他们回来,是不是可以动手了?”

        乌常笔锋又落在画纸上继续,边画边说道:“已经知道根源在哪,就不用着急,早出手,晚出手,问题都不大。我这几天一直在琢磨一件事情,圣罗刹若在他们手上,元色他们连续栽了,为何不见任何圣罗刹出手的迹象?按理说有这么好的助力,不该不使用才对,不知罗秋他们在荒泽死地会不会撞上?”

        就因为最后一句话,黑石目光一闪,骤然明白了些什么。

        那边设下陷阱除掉了雪婆婆,当会预防这边利用罗芳菲,也就是说,荒泽死地那边可能会严阵以待,搞不好会动用圣罗刹,这次前往的三位还不知会遭遇什么。

        他现在大概明白了乌常这次为什么不去,规避可能存在的未知风险,让那位三位试水去了,兴许还巴不得那三位中有人回不来才好,想借刀杀人?

        乌常提笔后,盯着画作,又叮嘱道:“既然已经佐证了我的判断,现在有件事你要放在首位?!?br />
        黑石拱手道:“圣尊明示?!?br />
        乌常:“对茅庐山庄出手容易,但十二个元婴期修士不可能都藏在茅庐山庄,一旦出手打草惊蛇了,再想找到他们就难了。挑选可靠的人手,专司负责一件事情,将所有发出自茅庐山庄的书信拦截复制下来,务必想尽一切办法给我破译?!?br />
        “若茅庐山庄是根源,就一定会跟那些元婴期修士联系。破译出书信,找出那些元婴修士是谁?!?br />
        “记住,一日不把那些人给找齐全了,便一日不可动手?!?br />
        “记住,不动手则已,一旦动手,就要一网打??!”

        “记住,务必小心,宁愿缓着来,也决不可打草惊蛇?!?br />
        “还有,这事不能让另几位知道?!?br />
        黑石肃然拱手道:“是!”

        ……

        罗秋屹立在原地几乎没动过,不眠不休,硬生生在此站了两天,表情也几乎没有变化过。

        莎如来盘膝静坐在不远处,身形却似乎笼罩在黑暗中。

        随着时间的流逝,罗秋在此逗留了两天的耐心告诉了他,罗秋这次是下定了决心的。

        头戴花环的罗芳菲也安静了,有些熬累了,又不能施法提神,侧卧在了地上,脑袋枕在莎如来的大腿上,睡容安详甜美,梦中似乎嗅到了花香。

        罗秋抬头了,看了看太阳的位置,慢慢转身了,双目环顾着四周。

        一直静静留心的莎如来立刻盯紧了他的反应。

        突然,罗秋猛地施法怒喊道:“两天时间到了。银姬,我知道你来了,出来!”话音阵阵回荡。

        罗芳菲惊醒了,猛抬头爬起,盯着父亲看了一阵,又看向丈夫,有些迷茫地问莎如来,“怎么了?”

        莎如来伸手拨了她一下,也站了起来环顾四周。

        罗秋怒声道:“你不是想见女儿吗?女儿我带来了,就在这里,该面对的,谁也躲不了,出来!”

        “……”罗芳菲有些懵了,也慢慢爬起来了,满脸的疑问,貌似在问,女儿?是在说我吗?

        四周依然是一片安宁,冷目环顾的罗秋等了一阵后,突挥手一抓,法力席卷,莎如来身不由己,唰一下到了他跟前。

        砰!罗秋顺势一掌,轰在了莎如来的胸口,血肉爆开,直接在莎如来的胸膛上轰出了一个窟窿。

        莎如来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他意识到了危险的逼近,却未想到罗秋竟连句话的机会都不给就这样出手了。

        “……”罗芳菲亦瞪大了双眼,双眼瞪圆了,惊呆了,惊得嘴唇颤抖着,似乎不相信这是真的,以为在做噩梦。

        “出来!”罗秋怒喝,回手一抓,尚在愣神中的罗芳菲唰一下到了他的跟前,被他一把掐住了脖子。

        “不!”一个女人的惨叫声传来,一个女人的身影从沼泽中射出,落在了不远处。

        来者正是银姬,看着倒在地上还在抽搐的莎如来,再看看掐在罗秋手中随时会毙命的罗芳菲,她那脸上的悲伤怎能用言语来形容,“放开女儿,她是你的女儿??!你怎忍心下毒手?”

        躲在暗中盯着,本还抱有侥幸,本以为罗秋不会对女儿下毒手,谁知罗秋说杀就杀,竟毫不犹豫,竟直接将徒弟也是女婿的莎如来给杀了,真正是把她给吓到了,又见女儿落入魔爪,再也藏不住了。

        终于又见到了这个女人,一如往昔,还是那么美丽,没有一点变化,罗秋腮帮子紧绷,“你终于出来了?!?br />
        银姬眼中有泪光,“她是你的女儿啊,放开她!”

        罗秋胳膊一挥,罗芳菲踉跄后退着跌坐在了地上,傻了般,呆呆看着淌血的莎如来,看着渐渐没了动静的莎如来。

        是梦吗?她又慢慢抬眼看向罗秋和银姬,不言不语,希望是梦,因为不愿接受这个现实。

        罗秋脸上竟涌现出痛心疾首模样,痛声质问,“你既然还活着,既然躲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不继续躲下去?为什么还要出来搞事?为什么非要逼我!”

        银姬悲声道:“那你为什么要继续残杀我的族人?我的族人已经被你们逼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是躲在这里苟延残喘,为什么不给他们一条活路,为什么连他们出来见见阳光、喘喘气的机会也不给,为什么年年屠杀不止?我是狐族的族长,你让我如何再躲下去?罗秋,你答应过我,会好好?;づ?!”

        罗秋怒斥:“你还知道?;づ??你跑出来搞事,还让我怎么?;に??你跑出来搞事,你暴露了身份,应该知道其他人会怎样,我若倒下了,你难道不知道你女儿会是什么下???这就是你所谓的?;づ??”

        女儿?娘?是梦吗?罗芳菲怔怔看着银姬,眼神迷茫。

        银姬泣声道:“这就是你要亲手杀女儿的理由吗?为了权势,你就什么都不顾了吗?”

        罗秋:“什么都不顾?你知道长孙弥他们死后其他人的下场吗?你知道我若失去了这份权势,下面有多少人要丧命吗?死的不仅仅是你女儿,也不仅仅是我这个徒弟?!?br />
        “走到了我这个地步,有许多的身不由己,没有回头路,难以两全,哪怕我愿意放下一切,别人也不会放过,我只能舍弃一头。也许在你看来,是我冷血无情,是我手段残酷,可我身系多少人的生死?人心各异,欲求不满,没有铁血手段是震慑不住的,这是我数百年一路走来付出了数不清的惨痛代价而总结出的血淋淋的道理!”

        “你若不明白,就将心比心的想想,就如同你不惜代价维护整个狐族,两者是一样的道理。没有对与错,只有是与非,只是手段和方式不同而已!枉你为狐族族长,难道连这点道理都不知道吗?”

        银姬悲声指责,“无情无义,不择手段,借口!”

        罗秋怒了,“我无情无义?我当年为了你,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可你在干什么?你想让我干什么?你为了你的狐族,你不惜以隐瞒和欺骗的方式来到我身边的目的是什么?你明知道我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却还想我去做,这就是你冠冕堂皇的有情有义了?好,就算我无情无义,就算我不择手段?!?br />
        骤然抬手指去,“你看看你自己,若没点不择手段,你对得住谁?你对不起狐族,对不起你的丈夫,也对不起你的女儿。你没这点手段,看看你狐族的下场吧!你身为族长?;げ涣四愕淖迦?,令你族人沦陷至此苟延残喘。你身为母亲,?;げ涣四愕呐?!”

        陡然怒吼,“这就是你的有情有义吗?舍不了大,又放不下小,什么都想要,你若是对的,那你就告诉我,天下哪里能找到这样的好事?你这才是真正的自私自利,你有什么资格来跟我谈情和义?”语音中竟带几分悲鸣。

        银姬竟被指责的无言以对,只求一句,“罗秋,放过女儿!”

        罗秋怒斥:“我正是为了救她,才带她来这里!天下男人多的是,丈夫没了还可以再找,只要她还能活着,哪怕她从今天开始恨我一辈子!这就是我的不择手段,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PS:又有送来砸场子的。推荐一本《欧神》:这是一本超级有爱的书,满满正能量,这是一个小人物一步步终于成为全人类膜拜的幸运之神的故事。
  • [鄙视]8421都搞不懂还嘴硬的人知道廉耻? 2019-04-19
  • 西北政法大学英语六级考试听力异常 回应:正调查 2019-04-19
  • 【90期】裴勇:致敬太虚大师!真心不坏 潮音永亮 2019-04-18
  • “头部内容收割机”金城:文娱投资难以忽视的真相与逻辑 2019-04-08
  • New tech can be used to battle tax evasion in China 2019-04-08
  • 【永定门奥迪中心车型报价】永定门奥迪中心4S店车型价格 2019-03-30
  • 如何跳出“减负”怪圈?解放老师,给孩子更多出路 2019-03-30
  • 绿色变奏 文化和声(全国精神文明建设先进典型巡礼) 2019-03-26
  • 张碧晨变了主动型人格,《极》端唱着爱的极致张碧晨 2019-03-26
  • 济南玉符河湿地上 白鹭栖息怡然自得 2019-03-26
  • 来自大调研一线的报告 2019-03-18
  • 虎口夺食?朱芳雨抢下潜力内线 他会是易建联接班人? 2019-03-18
  • 人民日报召开习近平新闻思想理论研讨会 2019-03-11
  • 白春礼、顾行发、贺泓谈“科学治理灰霾 促进绿色发展” 2019-03-11
  • 【萍乡天气】最新萍乡今天天气,实时提供萍乡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9-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