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鄙视]8421都搞不懂还嘴硬的人知道廉耻? 2019-04-19
  • 西北政法大学英语六级考试听力异常 回应:正调查 2019-04-19
  • 【90期】裴勇:致敬太虚大师!真心不坏 潮音永亮 2019-04-18
  • “头部内容收割机”金城:文娱投资难以忽视的真相与逻辑 2019-04-08
  • New tech can be used to battle tax evasion in China 2019-04-08
  • 【永定门奥迪中心车型报价】永定门奥迪中心4S店车型价格 2019-03-30
  • 如何跳出“减负”怪圈?解放老师,给孩子更多出路 2019-03-30
  • 绿色变奏 文化和声(全国精神文明建设先进典型巡礼) 2019-03-26
  • 张碧晨变了主动型人格,《极》端唱着爱的极致张碧晨 2019-03-26
  • 济南玉符河湿地上 白鹭栖息怡然自得 2019-03-26
  • 来自大调研一线的报告 2019-03-18
  • 虎口夺食?朱芳雨抢下潜力内线 他会是易建联接班人? 2019-03-18
  • 人民日报召开习近平新闻思想理论研讨会 2019-03-11
  • 白春礼、顾行发、贺泓谈“科学治理灰霾 促进绿色发展” 2019-03-11
  • 【萍乡天气】最新萍乡今天天气,实时提供萍乡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9-03-01
  • 88好运彩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二二二九章 气吞万里如虎
        鞑靼人的失败已成定局,在明军的猛烈反击下,溃不成军,各路人马纷纷往草原深处溃退。

        巴图蒙克下令撤兵三十里扎营,可一旦大坝溃堤,洪水也就无从谈能收得住,败兵几乎是一泻千里,虽然这不是鞑靼人的联军而只是达延部自己的兵马,但本身达延部也是由一些小部族联合而成,各部族甚至各万户之间也都存在利益纠葛,没有人愿意牺牲自己成就巴图蒙克的霸业。

        在这种时候,鞑靼人唯一所求不过是能活命,什么命令都被抛之脑后。

        沈溪虽然努力调度兵马反击,但因他手头上战马太过稀少,反击显得有些无力,不过好在鞑靼人在战场上遗失的战马非常多,明军杀红了眼,尾随鞑靼人追击,这些无主的战马迅速有了新主人。

        沈溪手下这批官兵大多弓马娴熟,当他们得到鞑子的战马后,立即就从步兵变成了持火枪的龙骑兵,至于他们手上的兵器是否趁手则无人在意,因为只要他们手上拿着火枪,鞑靼人看到后便被吓得六神无主,一丝一毫反抗的心思也不会有。

        刘序原本在第一线左翼抵挡鞑靼兵马,当鞑靼人撤兵后,他立即率领手下步兵发动反击。

        此时刘序也难以阻挡手下官兵的疯狂,这些人简直到了六亲不认的地步,拿起火枪上好刺刀就往前冲,生怕鞑靼人逃走后他们没机会立功。

        可是步兵的双腿始终不如骑兵速度来得快,衔尾追击从一开始,明军官兵便感受到机动力欠佳,好在鞑靼人因后路受阻,互相踩踏严重,在混乱中无法发挥速度上的优势,因此明军步兵还是取得不错的战果。

        “又一个!”

        士兵们在杀敌后,便会给自己记数。

        跟以前面对面杀敌,对方的头颅直接记在自己名下不同,眼下是远距离射击,有些鞑靼人中枪后不会死,只是身上被打出个血窟窿,而且一个人往往中弹多处,哪处是致命伤难以断定,这跟以前弓弩手的尴尬很相似。

        明明杀敌了,但功劳却不一定能记到自己身上,而且之前第二战是夜战,杀敌数千,却没一人能说清楚自己到底杀了多少人。

        这次反击战,他们对于自己的功劳就非常在意了,冲杀出去后,先把每次打死的鞑靼人数目记上,有机会的话便把敌人的耳朵切下来当作功劳的见证,不过战场上躺着堆成小山般的尸体,军中显然没法以士兵拿到的耳朵数量来计功,毕竟也有老兵油子浑水摸鱼。

        这是一次整体意义上的大胜,沈溪已经计划好了,计算功劳会以整体功勋计算,平摊到全军每一个人头上,因为不如此的话难以做到公平公正,就比如火炮手,他们比火枪手更加悲催,他们把炮弹打出去后,根本就不知道有多少人是被他们直接轰炸死的,而且似乎也没人在意这个。

        “冲??!”

        士兵们杀红眼后,也就顾不得计算了功劳,纷纷向前突击,向一切移动目标开枪。这时不知谁喊了一声:“抓住个带盔缨的!”

        好似一语点醒梦中人,既然难以用杀敌多寡来计算功劳,那就不如抓个或者杀个鞑子将领,反正抓到或者击毙的鞑子级别越高,功劳也就越大。

        “那边还有个带盔缨的,他腰间的佩刀很华丽,肯定是条大鱼!冲??!”

        沈溪的手下变身成一群土匪,眼里似乎只剩下鞑靼将领,至于那些普通鞑子兵都没有放在眼里,如此一来大批人冲上去后,一些来不及逃走的鞑靼兵干脆跪到地上,举起手,缴械投降。

        好在沈溪军中纪律分明,倒也不会做出杀俘的事情。

        刘序在后面大喊着:“把战俘押好,记得把兵器收缴后放到一边去!”

        其实就算他不喊,士兵们也会这么做,经过沈溪严格训练,这批官兵战斗素养极高,即便是在追击战中,也不忘互相配合,基本上是以十人为一小队,协同穿插作战,如此也是防止敌人穷途末路下悍然发动反击。

        以单兵作战能力来说,明军跟鞑靼兵马有一定差别,尤其是冷兵器交锋的情况下。刘序最初也担心鞑靼人会暴起反抗,但在明军纪律严明不杀俘的情况下,失去战马或者受伤的鞑靼人,迅速失去斗志,他们败了,这一仗输得完全没脾气,脊梁骨被彻底打断了,如此一来宁可当俘虏也不想负隅顽抗,因为继续跟沈溪这个他们眼里的魔鬼作对只有死路一条。

        “刘将军,沈大人下令,全线追击!”

        就在刘序准备制止手下的疯狂,叫停追击,回撤至防线上固守,免得出现什么偏差不好跟沈溪交待时,传令兵的话给刘序吃了颗定心丸。

        刘序不由回头看着后方高台上正在不断挥舞的旗帜,仔细辨别了一下确实是全军追击的命令,立即把腰间的佩刀拔出,高高举起来,大喝道:“弟兄们,你们还在等什么?建功立业的机会来了!回去后婆娘和娃子是吃糠咽菜还是大鱼大肉,就看这一战了!”

        “冲??!”

        在刘序的引领下,后方阵地上执行战术纪律较强的留守官兵,也加入到追击的行列,尤其是那些憋坏了的炮手,他们之前没直接建功的机会,这会儿也把自己装备的火铳拿出来,跟随大部队一起往前冲。

        “先找马,不然追不上鞑子!”

        当刘序越过尸体堆时,发现除了部分被火炮炸懵了茫然不知所措以及受伤倒地不起的鞑靼人,战场上其余敌人都在策马逃窜。

        看到战场上闲置的战马不少,刘序赶紧调兵去收拢马匹,然后再策马追击。

        不过毕竟现场遗留的多是鞑靼人的战马,就算此前受到惊吓抛弃了主人,但现在已经缓过来,本能地抗拒生人接近,如此一来并非每匹马都可以直接拿来用,不过其中还是有一些战马性子较为温驯,稍微鞭笞几下就驯服了,乖乖听从新主人的指示。

        刘序自己也抓了一匹马,跳上去后,发现没带马鞭,但这并不能成为他追击敌人的阻碍,他扬起手上的马刀,大喊道:“冲!”

        ……

        ……

        战场上乱成一片。

        此时作为指挥官的沈溪,终于可以长松一口气,没有跟普通官兵那般加入到追击的行列中去。

        “大人,河对岸的鞑子也开始败退,下一步想必榆林卫城的援兵就会到来!”马九出现在沈溪面前,将更多消息带来。

        沈溪笑着道:“之前没有派来援军,现在来意义已经不大了,这场追击战,当务之急是得到战马,不过只要衔尾追杀冲进鞑子营地,必然会有大量战马供我们驱驰……鞑靼人打仗通常是一人三马,如此既可保存战马的体力,饥饿时也可以以马奶充饥。现在他们跑得急,肯定顾不上营地里那些战马,这回全便宜我们了……接下来,就到我们策马草原的时候!”

        张永和马永成几乎是从营地里连滚带爬过来,他们得知前线又赢得一场辉煌大捷的消息后,还以为是开玩笑,可当他们登上高台往前方远处一望,才知道这并不是虚言,赶紧通过交通壕,越过几道阵地来到沈溪身边。

        “沈……沈大人,咱们赶紧撤兵吧,鞑子这一败,想必暂时顾不了太多,这正是全军回城的好机会!”

        即便到了这个地步,张永依然只记得回到安全的地方,连当前大优的形势也不管,因为张永很怕鞑靼人重振旗鼓,然后再派出大军围追堵截。

        马永成则没有张永那么孬,他望着周围堆积成山的鞑子和战马尸体,不禁咋舌。

        “沈大人,这是要追击吗?”

        马永成发现明军旗帜正在滚滚向前,当即好奇地问道。

        沈溪笑着回答:“不然呢,取胜之后就守着不动,等鞑靼人收拾残军,整顿好兵马,再发动下一轮攻势?”

        “回城……赶紧回城??!”

        张永连忙提议,但他说的话却没人在意。

        沈溪望着远处:“前面乃是一片大好河山……这一仗既然胜了,就要把胜利扩大化,本官想的是策马阴山,就算没法做到封狼居胥,至少也要促成草原权力更迭,让我们大明的龙旗可以插遍草原各处!”

        “别介!咱先回城,从长计议!”张永还在嚷嚷。

        沈溪根本就不理会张永,意气风发地下达命令:“传令三军,先行攻破鞑靼营地,稍作整顿,便继续追击。后续兵马立即整理手头的牲口、车辆和辎重,带足粮食,跟随我一起踏平草原!”

        “沈大人,你疯了吗?打了胜仗最好是先跟陛下奏捷,着什么急踏平草原???就算真要灭掉鞑靼汗庭,也要等陛下发兵,那才是一个臣子应该做的事情!”张永叫嚣起来。

        沈溪回头看了张永一眼,志得意满:“如果张公公不想再深入草原,那就留在榆林卫城吧,反正很快城内收拾残局的援军就会到来……本官要先行一步了!这里已经不是本官施展抱负的舞台!”

        马永成愕然问道:“大人要领兵追击?”

        沈溪脸上露出坚毅之色,高声道:“我们吃了那么多的苦,转战千里,终于绝处逢生,难道不该扬眉吐气一回?此时回榆林卫城?哈哈,之前怕死,现在难道还怕死?问问军中哪个士兵不想建功立业?”

        “想!”

        周围那些围着加特林机枪的官兵一个个眼冒红光,显然也非??是缶?,越多越好。

        沈溪道:“但总归要留人在这里跟城内的人接洽,就留张公公吧……一些伤病员也会留下来,俘虏由张公公你带领少量兵马和民夫看着,胜果的清点也全部交给你了!”

        “沈大人不等城里的人来?”马永成诧异地问道。

        沈溪没有回答,而是问道:“马公公你呢?是留下来,还是随军追击鞑靼溃兵?”

        马永成一怔,随即摇头:“就算要追击,也不用急于一时,咱家还是先等城里的人来,沟通好了再走?!?br />
        到了这地步,马永成和张永一样,都想见好就收,不准备继续以身犯险了。

        ……

        ……

        榆林卫城,三边总督衙门。

        王琼和谢迁一样,都在焦急地等候战场上的消息。

        王琼已经连续下了三道军令,加强延绥镇治所榆林卫城各处的防御,长城沿线各堡垒遥相呼应,基本都将火炮和火枪等能用的火器搬到城头上,务求在鞑靼人击败沈溪所部、杀到榆溪河南岸时,能够阻挡鞑靼人的步伐。

        不过鞑靼势大,尤其是在击败沈溪所部后会缴获大量火炮、火枪,到时候用在攻城上,这些东西未必能够保证榆林卫城的周全。

        谢迁神色严峻,心里没什么底,但嘴上却一直自我宽慰:“榆林卫城好在是王德华领衔,若换旁人来,恐怕此番会城池不保?!?br />
        侯勋派了几波人过来告知前线消息,侯勋本人没来,因为他还要负责城防事务,若鞑靼人开始大规模渡河,意味着前方沈溪已经战败,鞑靼人很可能会借助大胜后的锐气发起攻城,不能不预先做准备。

        好在直到目前为止,鞑靼人攻城的意图也不是很强烈,至少王琼这里没得到任何关于鞑靼人调集攻城器械的消息,所以当前只要重点防备城内出现奸细开启城门,其他要等具体战报到了再说。

        “……德华,什么时辰了,为何到现在前方依然没有消息传来?”

        谢迁本来没有到正堂这边等候,不过他在厢房苦候半天也没更多消息,心烦气躁,索性来到正堂,亲自问王琼。

        王琼道:“谢阁老,以目前的情况看,榆溪河北岸的战事还在进行中,想来沈尚书做的准备还是比较充分的,鞑靼人不太可能轻易便攻破营地!”

        谢迁神情满是无奈,摇头道:“就算坚持得再久,结果会出现偏差吗?之厚直到领兵跟鞑子进行最后一仗,也没向老夫低头……”

        谢迁多少有些不甘,觉得沈溪太过执拗,认为现在这种兵败身亡的结局正是沈溪固执己见的后果,纯属咎由自取。

        王琼道:“沈尚书之前两战取得的军功,足以铭记于史册,鞑靼人在自身折损严重的情况下,就算能战胜沈尚书所部,也未必会继续南下攻打我大明城塞,以之前得到的情报看,鞑靼人撤兵的可能性很大……”

        王琼把他头一晚得到的消息原原本本告知,但这些内容没能吸引谢迁的注意力。

        沈溪取得多大功劳,又或者是鞑靼人折损多少兵马,鞑靼下一步动向等等,谢迁早就听腻了,他现在更想知道沈溪是否平安无恙。

        “现在能派斥候出塞获取情报吗?”谢迁问了一句。

        王琼脸上满是为难之色,微微一叹:“很难!”

        “唉!”

        谢迁又叹了一口气,这次他也不回厢房了,直接到大堂一角的凳子上坐下,仰头看着窗外的天空,整个人处于呆滞状态。

        王琼安慰道:“即便将沈尚书现在的功劳上奏,陛下也会大肆褒奖,昭告天下军民?!?br />
        “但陛下让沈之厚平安无事归来,我们并未做到……想来沈之厚已领军杀了个够本,获取的军功足以让他脱离军队只身回城也没人会指责……他如此坚持作何?”谢迁神色中仍旧带着不解。

        王琼心想:“谢阁老一直在说沈之厚偏执,其实老少二人都一样固执!”

        ……

        ……

        时间逐渐过去,太阳慢慢攀升到半空,整个榆林卫城还是一片宁静。

        谢迁坐了一会儿便不耐烦了,站起身来走到大堂门口,看向总督府大门方向,不时抬头看看天空太阳的位置,唉声叹气。

        本来王琼想出言安慰,但随即想到谢迁心中的烦忧无法用言语纾解,也就不去给谢迁添堵了。

        两个人都保持静默,一直等到辰时过去,突然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有消息传来了吗?”

        谢迁热切地看了王琼一眼,王琼此时已快速站起,大步往门口过来。

        等见到进来的是侯勋后,王琼点头:“大概是有消息了?!?br />
        谢迁的身体突然剧烈颤抖,连人都站不稳了,他低下头,战战兢兢地伸出手:“德华,你……你先扶老夫坐下!”

        或许是谢迁太在意颜面,他知道自己未必能承受沈溪阵亡、榆溪河北岸的大明军队全军覆没的消息,所以先让王琼扶他坐下,也是为避免一会儿出现不好的状况后出丑。

        王琼赶紧搀扶谢迁到堂上的太师椅上坐下,谢迁闭着眼,面色中带着一股极大的无奈,嘴上还在念叨:“老夫知道总归会有这天……将军难免阵上亡……之厚他……他太过自负了!”

        说话间,侯勋已急匆匆到了堂前,他一身戎装,整个人显得精明干练,见到王琼后脸色未有更多变化,甚至没留意王琼身后的谢迁。

        侯勋抱拳:“大人,从前线得知消息,鞑靼人撤兵了!”

        “什么???”

        王琼先是惊讶了一下,随即喝问,“战果何如?”

        侯勋神色间有些迟疑:“末将已经求证过三次,似乎是……鞑靼人大败而逃,沈大人已带兵反攻!”

        “??!”

        谢迁本来已经做好为沈溪发丧的心理准备,听到这个消息震惊到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惊呼出声,随即站起来往前快走两步,急切地问道:“你再说一次!”

        侯勋这才注意到谢迁的存在,赶忙回答:“谢阁老,鞑靼人撤兵了……末将知道的就这么多,没办法回答您更多问题?!?br />
        “事情的确是很诡异,不过以目前调查的结果……鞑靼人在榆溪河南岸的兵马已四散而逃,而北岸枪炮声依然不时传来,战场上硝烟弥漫,清晰可见。如今战事的最终结果还在继续调查核实,但已经有北岸的斥候过河,似乎是准备往南来报捷!”

        谢迁望着王琼,蹙眉求证。

        王琼抚摸着颌下的胡须,问道:“难道是别的地方派出援军来了?甘肃镇、宁夏镇和固原镇是否有兵马调动?偏关和大同可有派出大军出塞?”

        侯勋眼睛中满是迷茫之色,摇头道:“至今尚未有兵马调动的消息回报,且鞑靼人……”

        侯勋还想在王琼面前分析一下现在究竟是个什么状况,但随即想到,眼前两位都是朝中重臣,他不过是个副总兵,没资格在二人面前卖弄,也就住口不言。

        谢迁嘀咕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王琼对谢迁道:“谢阁老,看来我们不能在这里枯等……不如先到城头,一探究竟如何?”

        谢迁看了神情复杂的王琼一眼,本来还想说什么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变色的话,但强烈的好奇心却驱使他,必须尽快了解真相,也就没心思继续留在总督衙门了。

        “走!”

        谢迁一摆手,未及跟王琼商议,便径直出门。

        “王大人,您……”

        侯勋有些意外,还想跟王琼请示。

        王琼没好气地道:“还等什么?去城头看看!”

        ……

        ……

        谢迁、王琼在侯勋带人护送下,一路到了城北的镇榆楼。

        榆林卫城于正统十四年修筑,成化九年移延绥治所到榆林卫城,经历成化二十二年和弘治五年两次拓建,虽然不具备后世榆林卫城之雄伟,但也颇具规模。

        榆林卫城北面的城墙依山而建,城门雄伟,城头设有镇榆楼,可以作为塔楼,登高刺探情报。

        等谢迁和王琼登上镇榆楼,鞑靼人在榆溪河南岸的兵马已撤走,前方原野空旷无垠,城池北面的树木几乎被砍伐一空,如此也是防止鞑靼人就地取材建造攻城器具,又或者放火烧林制造浓烟阻隔视线,城头依稀可以看到如白练一般的榆溪河,不过只能看到模糊一片。

        至于战果如何,根本无法从城头一探究竟,但远远可以看到有明军装束的骑兵正往城头而来。

        没过一会儿,连之前进城通报消息的唐寅也在卫兵护送下登上巍峨的镇榆楼。

        “谢阁老、王中丞,听说沈尚书领兵打了胜仗,鞑子败退了?”唐寅一来就迫不及待地问道,现在谁都在求证榆溪河北岸的情况。

        谢迁根本就没空搭理唐寅,目光热切地望着前方,原野上那名过河的大明斥候正在快速接近。

        王琼微微摇头:“暂时尚且不知,有待求证!”

        “肯定是获胜了,难怪啊……”

        唐寅心中无比欣然,以他的判断,这回必胜无疑,脸上满是笑容,“以在下对沈尚书的了解,他故意延缓行军进展,等鞑靼人追上来,又烧船断后,分明是故意创造如此绝境,以便让鞑靼坚定主意,举兵进犯,最后一战克敌!”

        之前唐寅的话,谢迁未加理会,但在这话出口后,谢迁侧过头用慎重的目光打量,厉声喝问:“你说什么?”

        王琼以为谢迁生气了,赶紧帮忙转圜:“伯虎并非此意?!?br />
        谢迁没有听王琼的解释,继续道:“你是说,沈之厚撤兵路途中,故意放缓行军速度,等鞑靼人靠拢?”

        唐寅有些惊疑地望了王琼一眼。

        因为之前王琼详细问询过唐寅沈溪军中的情况,他以为王琼把什么事都告知谢迁,但现在看谢迁反应,才知道王琼很可能在一些关键问题上隐瞒不报。

        唐寅点头:“正是?!?br />
        谢迁的气息随即变得急促起来,黑着脸问道:“那也就是说,从一开始,他就设了个局,把所有人都蒙在鼓里,然后让我们陪着他胡闹?”

        突然间,谢迁又对沈溪不满意起来。

        倒不是因为此战的结果,而是沈溪做事的方式,他觉得自己被人利用了,而且沈溪似乎提前就预计到他的谨慎和绝情,并为此布局,这是谢迁万万不能忍受的。

        此时北方那名明军斥候快速接近城池,人影清晰可见,侯勋已安排人手去接应,远远便听到那人大喊:“捷报!捷报!”

        斥候所到之处,城头上的大明官兵一片振奋。

        但这种振奋,却跟谢迁的气恼形成鲜明的对比,有趣极了!
  • [鄙视]8421都搞不懂还嘴硬的人知道廉耻? 2019-04-19
  • 西北政法大学英语六级考试听力异常 回应:正调查 2019-04-19
  • 【90期】裴勇:致敬太虚大师!真心不坏 潮音永亮 2019-04-18
  • “头部内容收割机”金城:文娱投资难以忽视的真相与逻辑 2019-04-08
  • New tech can be used to battle tax evasion in China 2019-04-08
  • 【永定门奥迪中心车型报价】永定门奥迪中心4S店车型价格 2019-03-30
  • 如何跳出“减负”怪圈?解放老师,给孩子更多出路 2019-03-30
  • 绿色变奏 文化和声(全国精神文明建设先进典型巡礼) 2019-03-26
  • 张碧晨变了主动型人格,《极》端唱着爱的极致张碧晨 2019-03-26
  • 济南玉符河湿地上 白鹭栖息怡然自得 2019-03-26
  • 来自大调研一线的报告 2019-03-18
  • 虎口夺食?朱芳雨抢下潜力内线 他会是易建联接班人? 2019-03-18
  • 人民日报召开习近平新闻思想理论研讨会 2019-03-11
  • 白春礼、顾行发、贺泓谈“科学治理灰霾 促进绿色发展” 2019-03-11
  • 【萍乡天气】最新萍乡今天天气,实时提供萍乡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9-03-01